我在整理中的一台W221 S350,第三順位的買家也是不看車,直接押金轉訂金買車。
 
再轉完訂金後的第五天,這位買家說他們剛好有來台中,想順道過來看車子一下。
 
我就跟這位買家說:這台車已經來一個禮拜了,禾原都沒空,所以我都還沒整理,現在算是完全的原始車況,我們現在就去中投公路繞一圈,體驗一下這台車的駕駛感受。
 
於是我們就去中投公路繞了一圈。
 
試完車後。
 
我說:後視鏡上面貼的這張紙,就是我開出來要整理的菜單,你剛剛在試車時,你有發覺到我菜單中寫出來的問題嗎?
 
  
 
買家說:這台車非常好開呀,我完全感受不出這台車有什麼異狀。
 
我說:你已經轉訂金了,現在也來試過車了,車子你也感覺很棒很好開,你也沒有發現任何異狀,如果我真的有歹心的話,我從現在起,車我也不用再整理,我就這樣子呼嚨交給你,你也不會知道A!但我在整理車,我有我一定的格調跟信用,不管你有沒有購買保固價,不管你今天有沒有來試過這台車,不管你有沒有發現異狀,我還是堅持我一貫的標準在整理,不會有任何絲毫的放水。
 
買家說:這個我可以完全體會,所以我才會在不看車的情況下,毫不猶豫地就把押金轉成訂金,來跟你買車的原因。
 
>>>
 
接下來我車就送進禾原整理了。
 
這台有送靜態鑑定,是台完全免整理的車,但靜態鑑定完全免整理的車,不代表動態鑑定不用整理。
 
在後視鏡的這張菜單上,我有寫著一項底盤異音及時速90公里風切聲。
 
底盤異音部份:時速20公里內,慢速行駛在不平路面時,左前方偶而有個底盤小異音,時速20公里以上就消失了。
 
風切聲部份:時速90公里左右 ,前擋風玻璃處有個很小的風切聲,晚上聽會比較清楚,白天不一定聽得到。
 
首先底盤異音部份,一開始我跟禾原都認為這個小雜音不會太難抓,因為這台車底盤零件都被前車主換光了,目前剩有龜裂的前平衡桿橡皮還沒有被更換,所以我跟禾原初步推斷應當是前平衡桿橡皮的聲音跑不掉了。
 
但麻煩的是前平衡桿橡皮換了聲音還是存在。
 
那從現在開始,抓這個小雜音就變成了是條漫長、危險、辛苦的路程。
 
接著我們推算可能是前氣壓避震器的聲音,這種避震器一支可是要好幾萬元,一旦拆封裝上去了就不能夠退還,我要自己吸收。
 
我就買了一支確定是良品的中古氣壓避震器來安裝測試,結果聲音還是存在。
 
  
 
那禾原也懷疑可能是我這支中古避震器可能也是有聲音,為了再次確定,禾原就把前面兩支避震器左右對調,結果左前方的聲音還是存在,並沒有跑到右前方去,所以排除了前兩支避震器的聲音。
 
接著禾原推算可能是左前上三腳架或方向主機的問題。
 
左前上三腳架一支也要近萬元,至於這支電子伺服感應油壓方向主機也是要好幾萬元,這兩項零件一旦拆裝了也是無法退還,全部都要我自己來吸收。
 
 
禾原知道這誤修的嚴重性,也怕我一直不斷地燒錯錢,所以他做了一個危險的動作來判斷這雜音源。
 
由於禾原修車廠前方的人行道有一個小斜坡,這台車倒擋慢速上小斜坡,還有慢速下小斜坡時,剛好這個小雜聲音會出來。
 
禾原為了確定這個聲音是來自於上方的三角架,還是下方的方向主機,他就躺在一個滑板上,然後雙手抓著左前輪拱,耳朵貼近前輪胎,然後要我開車,不斷前後上下那個小斜坡,要來確定那個聲音是來自於上三角架,還是下方向主機。
 
我說:這樣不行,萬一壓到你的頭你就掛了。
 
禾原說:你只要直直的抓著方向盤,不要隨便轉動,放心沒事的。
 
測試中踩剎車的聲音會干擾到判斷性,禾原叫我不要踩剎車。
 
我說:後退上坡不踩剎車可以,可是前進下坡不踩剎車速度太快,會壓到你的頭。
 
禾原說:你放心,當前進下坡時,我頭會離開前輪胎遠一點,沒事的。
 
 
大約試了20分鐘後,禾原說是下方方向主機的聲音,於是我們就叫了一組翻新品的電子伺服油壓方向主機來更換。
 
  
 
但慘的是方向主機換了之後,聲音還是存在。
 
一樣的聲音,但不一樣的是我手上卻多了一支方向主機。
 
由於S的車太過安靜,且底盤零件多又複雜,只要一個小零件出現問題,發出的小聲音就會被無限擴大,所以要抓S的底盤異音難度算高。
 
由於我已經誤燒了很多錢了,到了這一刻禾原要更換東西壓力更大,也越猶豫跟遲疑,查修進度也就更慢了。
 
整理期間買家催著要趕快交車,買家認為那兩個聲音他並沒有發現,他可以折衷接受,但我不願意妥協,我就跟買家商量再給我時間。
 
後來禾原檢查到右前下三角架的和尚頭有點破皮,我又更換了一支全新的右前三角架,結果聲音還是存在。
 
  
 
此時買家又跟我催交車,那我就跟買家達成一個共識,這個底盤異音及風切聲,若再抓五天還是找不到原因,我就這樣交車,後續就留待以後更嚴重更明顯時再處理,到時處理費用就由我來負擔。
 
  
 
禾原跟我說,這台車的底盤各零件都非常漂亮,實在找不出有明顯瑕疵的零件,但依照他的經驗,應當是方向機拉杆球頭的聲音,但這兩支拉桿球頭都非常漂亮完整,如果有聲音實在有違常理。
 
禾原問我要不要再燒一次錢,把這兩支方向機拉杆換掉,如果還不行我們就放棄。
 
於是我又換了兩支全新的方向機拉杆,這次終於撥雲見日,底盤的小聲音不見了。
 
   

 
底盤異音這項處理完了,但還有另一項可能是更艱難或無解的工作要我來處理>時速90公里的風切聲。
 
我就帶著三綑膠帶一把剪刀,我開到中投公路重複試車找風切聲,我利用了兩天中投公路比較離峰的時段來高速試車,最後把風切聲的聲源找出來,並請禾原幫我處理起來。
 
以上雖然是短短的一個過程敘述,但實況卻是無比艱辛,如果沒有超人的毅力,是無法把這個風切聲源找出來的。
 
那在這裡有個議題,這台車原始車況如果你來試車,你有八成的可能性是不會發現到這兩項聲音的。
 
若你在購買後才發現到要整理,你能夠容許像我這樣子燒錢嗎?就算你打算燒錢來處理,你有把握整理的起來嗎?你能找到一家頂高機,願讓你頂20幾天的修車廠嗎?
 
那有車友會說,吳大都找禾原處理,那我們也是可以找禾原處理呀!
 
那可不一定,以禾原現在的生意量,預約排隊的人一堆,就算他有那個心,但他也不一定有那個力來接你的案子。
 
 
但禾原跟我是互利關係,再難的車他也都要想辦法幫我處理起來。
 
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賣車的人是不是口是心非,配合的修車廠都一目瞭然,而我是不是言行如一,是否始終堅持,禾原他非常清楚,所以他對我的案子絕對不敢馬虎。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