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感觸在什麼地方?
 
我無意中翻到了這張變速箱的照片,心中有了很強的感觸。
 
  
 
這是我之前那台97 W140 S320的變速箱。
 
在2012年時我想買一台末代水牛,我就從網路上找到一家離我不遠的車行有現貨,網路上開價23萬元,這個價格差不多是SUM、SAVE、HOT等各實車實價車行的平均開價。
 
我立刻馬上過去看車。
 
車身外觀很亮麗漂亮,內裝也算清潔順眼,然後車身前後的骨架也完整。
 
接著我們去中投公路及中二高試車,整個試車路程我估算約20公里,這是一台駕駛感受很好的車,但我發現時速表故障,時速20公里以內速度指針不會動,還有左前停車雷達顯示幕故障不會顯示。
 
試完車後,我就跟車行老闆說等一下我要頂起來看底盤,如果我認為可以的話,這台車我會買。
 
車行老闆就問了三、三四家他配合的修車廠,只有一家頂高機有空位,我們就開去把車頂起來。
 
由於引擎下護板沒有拆下來,我就用手電筒從護板的縫隙看底盤,沒什麼嚴重漏油。
 
我就問老闆這台成交價要怎麼算?
 
老闆說:儀表板指針及左前雷達顯示幕這兩項故障,我們就以現況交車不負責處理,然後冷氣、引擎、變速箱保固45天,給你的成交價23萬元。
 
我說:儀表板指針及左前雷達幕故障沒關係,保固我也都不要,18萬元賣不賣?
 
最後以買清價,車行不帶任何責任及保固,雙方議價現況交車21萬元成交。
 
我馬上下了兩萬元訂金,並把證件交給老闆,約定隔天早上交車。
 
隔天早上我帶著尾款去交車,回程途中發現底盤有很明顯的異音。
 
昨天試車還沒有這個聲音,一交車馬上就有,我想會有很多消費者心裡面會想說,下訂金後到交車的這段期間,車行老闆一定跟我偷換了某些零件,不然不會交車前跟交車後雜音這麼明顯。
 
但我的理性卻告訴我兩件事,一.人心沒有這麼險惡,二.末代水牛零件不貴,店家不需要冒商譽受損的風險來跟我偷換零件。
 
我的想法是認為底盤某些零件可能要壞不壞,我試車時還OK的,但辦過戶要到大肚山去驗車,來回一趟折騰了這些底盤零件就壞了。
 
隔天早上我就開去底盤店檢查,結果是李子串跟和尚頭的問題,我就換了兩支李子串及兩個和尚頭。
 
換完後我跑了一趟台北,以時速120公里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微轉彎處,感覺方向盤會有些抖動,直線路段則正常。
 
後來我開去底盤店檢查,換了方向主機避震器後這個問題解決了。
 
等里程數累積到500公里後,我把車開到全威換機油,順便把車再次做總體檢。
 
我們拆下引擎下護板觀察底盤,發現方向主機輕微漏油、引擎後曲軸油封漏油、變速箱前磅漏油。
 
方向主機輕微漏油部分,我加了一罐止漏劑後狀況有改善。
 
那引擎後曲軸油封漏油部分,就要拆下變速箱才能更換,至於變速箱前磅漏油,要分解變速箱前段才可更換,這都是高費用的大工程。
 
確定要施工了,再拆下變速箱後,我便拍了這篇文章中的這張變速箱照片。
 
由於施工要好幾天,所以我也請全威修車廠,幫我拆下速度指針故障的儀表板,我寄到台北去維修。
 
也請全威修車廠幫我更換左前停車雷達顯示幕內的燈泡,讓原本故障的顯示幕正常。
 
後喇叭有破音,我又去修了後喇叭。
 
以上這些工程全部完畢後,我這台末代水牛的初步整理也算告一個段落.
 
>>>>>>>>>>
 
我曾經買過一台二手的97 W140 S320,而我現在正在賣二手雙B,所以我同時經歷了二手雙B的買家及賣家這兩種角色。
 
所以當我現在以二手雙B賣家的角色,去看我當初七年前買這台末代水牛時的情境,此刻我心中充滿了一股很強的感慨,如果以我現在賣車的格調,讓我回到七年前去賣我這台W140,我會怎麼賣呢?
 
首先我現在以我所知的主觀角度,來看賣我車的這家車行的操作:
這家算是不小的車行,商譽評價也不錯,車輛庫存約三十幾輛,他們進車時會挑車,外觀不漂亮的車,他們不會進。若外觀條件通過了之後再試一下車,若開起來沒有什麼嚴重的問題他們就收車了,反正就是盡量以縮短整備時間的車為主。
 
以我那台W140為例,他們看內外觀都OK ,去試一下車後,也沒發現什麼明顯異狀後就收車了。然後把車送去美容店,做內裝、引擎室及車身的美容,讓車子看起來亮晶晶的,這部分我估算約花5000 元,然後其他地方就都不再整理(甚至可能也都沒檢查),再參考各實車實價的同行均價後,直接以原始車況開價23萬元上架。
 
至於冷氣、引擎、變速箱保固45天部分,由於需我自己吸收儀表指針及雷達幕這兩項故障,而全部的總金額也只有降價兩萬元给我,所以我也無法確定是真保固還是假保固。
 
>>>>
 
那現在假設是我抓這台W140 S320來販售。
 
首先我會先參考SUM、SAVE、HOT等各實車實價車行的平均開價來開價,不保固價開23,保固價開26,這個價格是不二價。
 
接著我就以售價23萬元為前提,然後開始試車找出問題,並以我要的感覺及原則來整理車子。若整理的少我就賺多。若整理的多我就賺少。若我的整理費用加進車成本超過23萬元,我也是很豁達就認了虧本賣車。
 
以下的整理報價大概也就是我的盤價。
 
車子的內裝外觀及引擎室,我自己清潔整理。
 
首先我會拆下引擎下護板觀察漏油狀況。
 
方向主機輕微漏油部分,這我不會處理,但我會在合約書中寫上,不管是否買保固價,兩年內有發生滴油現象,我將會補貼一半的方向主機更換費用,這部分的間接風險成本,我估算約0.4萬元。
 
我會拆下變速箱,處理引擎後曲軸油封及變速箱前磅的漏油,這部分我的盤價約1.5萬元。
 
儀表板指針及雷達顯示幕的修理盤價0.5萬元。
 
拆修後喇叭全部修理費用約0.2萬元。
 
由於我的試車里程數至少在150公里以上,也會去試微熱山路,所以這台的底盤異音也會被我試出來,我會把這些異音處理起來。那更換兩支李子串及兩個和尚頭的盤價約0.5萬元。
 
至於方向盤抖動問題,以我的試車流程,這個問題不會被我發現,因我的試車路況沒有包含這種以時速120公里行駛在高速公路的微轉彎處。
 
以上我這些整理的費用是0.4+1.5+0.5+0.2+0.5=3.1萬元,若我以不保固價23萬元售出,扣除我的整理費用3.1萬元後,我實賣19.9萬元。
 
>>>>>>>
 
對比這台W140我的買清價格21萬元,扣除我估算的美容費用0.5萬元後,賣我車的車行老板實賣20.5萬元。
 
他的實賣價20.5萬元,還比我的19.9萬元高,同時整理車的過程也單純快速,送去美容頂多兩天的時間,這樣也可以達到快速量產上架的效率。
 
而我進車後從試車、整理到上架,最少都要十天以上,這中間過程我必須不斷地奔波,同時也要冒著極高的誤修風險,而且也無法達到快速量產上架的效率,月產能最多只有三台。
 
那我感觸在什麼地方?
賣同一台W140,別人賣法單純,而我卻把過程搞得這麼複雜,這當中是包含了我的理念、堅持及熱情興趣,這要買車的你懂才有價值。若要買車的你不懂,那我這份價值不僅是0,同時也只會被你譏為賣弄文筆賣車而已。
 
 
後續補充:
有車友提問:那吳董賣車賺沒什麼錢了?
 
>>其實也不會這樣啦!只要進貨掌握得好,基本上虧錢的比例並不高,整體都還是正以上的,並不會太差,但還是市場上的那句老話,利潤跟風險是完全並存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