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車友問我:今天把S350當成越野車來開,我不心疼嗎?

答案是:不心疼。

我認為車是消耗品,所以對車輛的持有我就很豁達,因此在購買之前,我會評估我的能力是否能承受此車消耗品的更換。

評估後我若覺得不妥,我就放棄。若我覺得OK ,我就購買。

一旦買了就是木已成舟,後悔或煩惱對我來說都是多餘的,我能做的就是向前看,好好享受二手雙B帶給我的物超所值回饋,按時保養維護,讓駕駛感受隨時保持在會讓你故意繞遠路回家的狀態,開到車子故障了,送修就好,不需要心疼,就算我今天去越野,破了兩支氣壓避震器,我花了六至八萬元,更換兩支全新的貝氏登氣壓避震器,我也不會因花了這八萬元我就變窮了,我也不會因少花了這八萬元我就變富有了,只要我不過度去想這筆錢,對我來說,就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完全不干擾到我的生活。

我們心裡面很多的在意跟不在意,都是對比而來的。

以買S350新車的車主來說,八年折舊400萬元,平均每年折掉50萬元。就算比較保值的C200,買新車八年下來,平均一年也要折掉18萬元。

對比這些買新雙B的人,他們每年幫我折掉了好幾十萬元的車價,才讓我能夠用低價買到這台車,他們都沒在靠腰了,那我平均每年的維修費用,可能只是這些雙B新車主們,每年折舊費用的零頭,那我有什麼好嚷嚷的呢?我內心又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更何況我的生活也沒有其它什麼開銷,只要不是誤修問題,對於二手雙B這些消耗材的維修更換,我都是很泰然的,那既然看的開,就沒有所謂的心不心疼的問題了。

>>>

另開一個話題,如果今天車友問我的是:今天把S350當成越野車來開,我不擔心嗎?

答案是:我會非常擔心,我會很擔心會車跟調頭的問題。

話說當天,我太太到鹿寮逛商圈,叫我找個比較涼快的地方停車等她。

我就用Google地圖搜尋哪裡比較涼快,突然搜尋到離沙鹿市中心約1.5公里的地方,有個鹿寮大草原。

  

離市中心這麼近有個草原,而且還有個大字,這令我非常好奇。

我也從Google地圖中,發現要去草原的路況非常不好非常狹窄,會有無法會車及找不到地方讓車輛調頭的困擾。

但我從小好奇心就非常強,經常會為了一探究竟做了很多冒險的事,包括這次的鹿寮大草原也是。

在有屌車風險及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下,兩相拔河,最後我的好奇心還是壓過風險考量,決定上山。

上山單趟路程1.5公里,其中有1公里是非常窄的小路,小到連要跟機車會車都非常困難,而且路況非常不好,如照片所示:

   
       

為了應付越野的路況,我用氣壓避震器把車身頂高五公分。

而狹窄的路徑,也令我深怕找不到S350可調頭的地方。

好在草原的最高處,路徑微寬了一點,我車在這裡勉強調了頭。

只要車能夠調頭,我心就安一半了。

於是我車就停在這裡,把所有的窗戶跟天窗都打開,並開啟車上的高傳真音響。

草天合一的景色,有陽光,也有涼風,又有優美的音樂,真的是非常棒的感覺跟享受,人間仙境莫過如此。

於是我就拍下這張照片,並在現場即時連線Po上網,跟大家分享。

  

那整個上下山的過程,我非常的戰戰兢兢,深怕過程中對向有來車,就算只是一台小小的農用搬運車,兩車馬上就屌在那裡,進退不得。

但非常幸運的,上下山過程中,除了運動的行人外,沒有遇到其他車輛。

挑戰成功!

>>>

那我這種好奇心很強的個性,也反映在我整理車的態度上。

當我引經一台車後,我會先去參考這些SUM/ SAVE/ HOT等實車實價的車行開價後,我就取他們的平均價格來定價。

當我一旦價格決定後,不管這台車的整理費用是多還是少,我價格就不會再變動。如果這台車整理的少,我就可多賺一些。如果這台車完全都不用整理,那我就是全賺。如果這台車整理的多,我就是少賺。如果這台車整理的費用超過我的利潤,那這台車我就是虧本賣。

那以上面的這種模式,在賣價不變的情況下,有問題我視而不見,我都不用去整理,把整理成本降到最低,這樣對我是最划算的。

甚至車的一些問題,我故意隱瞞不說,也不去整理,來跟我買車或試車的消費者會發現嗎?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除非對方非常內行,不然這些消費者們大部分都不會發現。

但在現實中,我不可能會這樣子放水做,原因有兩個:

一是我標榜透明賣車,發現問題我就必須明講、明處理,這已經成為我固定的模式了,這也是我的招牌,我不能夠對不起這些信任我,然後來跟我買車的車友們,我不能夠砸了這塊招牌,這個原因佔了七成。

另一個是我的好奇心,當我發現車的問題,是介於處理與不必處理之間時,有時我的好奇心會壓過我的成本考量,我會很好奇我處理完後,駕駛感受前後到底會差多少?所以我就做了,這個原因佔了三成。

總之在人類的基因裡面就存在著好奇心。

那好奇心+興趣,就是原動力了。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