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車友來試車,他是遠從台北專程下來的。

他說:吳大!我是你文章六年來的讀友,我從你寫W140時就開始看你的文章,我很佩服的就是你的堅持,你這六年來始終如一。

我說:一件對的堅持要始終如一,是非常難的,尤其當利益參雜在裡面時,很多人就會把持不住,就說通融這次就好,下不為例。但此例一開,那這種通融就會不斷源源發生。

他說:對!這真的非常不容易,這也就是我非常佩服你的地方。

我說:等一下你試車時,你要仔細感覺是不是跟我試車報告裡面寫的很像,我不敢說百分之百,但落差不會太大。

他說:實車感覺真的跟試車報告很接近,難怪很多人不看車就跟你下訂金。

我說:跟我買車的客戶裡面,有很多都是工程師,他們說我在整理跟試車的過程,很具科學性跟邏輯性,跟他的工作屬性很像,所以他們有很高的比例都非常認同我,都是沒有來看車就直接轉訂金的。

他說:吳大!不瞞你說,我的職業就是工程師。

我說:我覺得你的個性很謹慎,原來你也是工程師。

他說:我們工程師的性格就是,有疑問打破沙鍋問到底。而我有個疑問,你試車報告中有提到這台車的前檔風玻璃有補過,但你還是把它換掉。那你另外一台車的前擋風玻璃也是有補過,但你卻沒有把它換掉,這是為什麼?

我說:因為一片的裂痕是在最旁邊,另一片是在中間,雖然兩片玻璃都有補過,但受力點卻是不一樣的。例如當一位巨人手掌心中握著雞蛋時,這個雞蛋他是握不破的,因雞蛋是在手掌心正中央,周圍的受力非常平均會互相抵銷。但如果施力點是在單邊的話,受力點不平均,雞蛋一壓馬上就破。一片玻璃的列痕在是在最中央,周圍受力是平均的,只要有補過,強度是沒問題的。但另外一片玻璃的裂痕是在最旁邊,單邊受力是不平均的,雖然有補過,但我還是不放心,而這片擋風玻璃也不是很貴,所以我就把它換掉了。

他說:吳大!這點我真的佩服你,其實這片擋風玻璃你不換,消費者根本也不知道問題點在哪裡。

我說:其實我也是有點工程師性格,有些事情被我發現了,我不去處理,心裡總是會卡卡的,很不舒服。就像一個賈伯斯的故事,當他在做蘋果電腦時,他要求電腦內部的線路,也要排列得很藝術化,他的股東就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會增加組裝成本啊!這些線路在電腦機殼裡面,消費者也看不到啊!賈伯斯卻回他,但當我眼睛閉起來時,我卻看得到。

他說:我從你文章中知道你是基督徒,你這麼堅持是因為宗教的關係嗎?

我說:我這樣做不是為了上帝,我沒有那麼偉大,因為我臉皮很薄,我是怕跟我買車的消費者說話,所以我在整理車時,除非是我疏忽沒發現,不然只要我發現到的異狀,我就會把它處理起來,或者是把它明講出來,為的就是儘量降低跟我買車的消費者以後說話的機率,就像古代的帝王,他們手操生殺大權,他們是可以為所欲為的,但他們為何還是做得戰戰兢兢?他們怕的就是被後代說話。

他說:吳大!我是工程師,我實事求是,我認為黑色的晚上比較不安全,你幫我找一台淺色系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 的頭像
m

m經驗 賓士 BMW資訊交流園地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