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台C200K,還在整理中還沒上架就收到了三份卡位押金。
 
第一及第二順位的買家都住在台北,以前就有來試開過我的車,算是都有在保持互動的車友,他們兩人也都有強烈感受到我是一個言行一致的人。
 
第三順位的是我的鄰居。
 
當第二順位的買家知道第三順位是我的鄰居時,佔了地利之便,他覺得很不安,同時第二順位的也都一直跟我保持互動,他知道我的為人,於是他就傳一封訊息給我,說他完全信任我,一點也都不懷疑擔心,所以他不看車直接轉訂金要買這台車。
 
  
 
我就把這一封轉訂金的訊息傳給第一及第三順位。
 
第三順位的也傳訊息給我,說他也是不看車直接轉訂金,希望我把車賣給他這位鄰居。
 
  
 
我回覆他,後續看第一及第二順位的決定如何。
 
根據卡位押金規則,後順位的有人轉成訂金時,前順位的要在8小時內決定要不要跟訂金,不跟的話車子就是後順位買家的。
 
由於第一順位的買家是在高科技公司上班,他的工作環境進去是要搜身的,在上班期間是完全不能對外聯絡。
 
早上11:20傳訊息給他,要他在晚上八點之前決定要不要跟訂金。
 
但一直到晚上六點了,第一順位買家的訊息都還未讀,我連續打了好幾通電話也都沒接,我真的很著急。
 
這時也是賣車的黃大打電話給我,問一些問題。
 
黃大在對話中感覺我好像心不在焉,就問我怎麼回事?
 
我說:我有一台車同時收了三份訂金,這三個人都表現了強烈的購買意願,尤其是第二順位的。那第一順位的保留期限就是到晚上八點,到現在六點了他都還沒讀訊息,我很擔心他超過八點才看到訊息,發現的時間已超過車子的保留期限,到時車子的買家已經是別人了,完全沒有給他考慮的空間,那種瞬間降到冰點的失望,我怕他會受不了。
 
黃大說:你卡位不是已經訂出規則了嗎?照著規則走大家都沒話說。
 
我説:規則面是這樣沒錯,但在感情面卻沒這麼單純,因為這三個買家都是非常好的客人,跟我互動也很深,我都把他們當成是朋友,但車只有一台,一定會有兩人失望,我不忍我的朋友們承受這種失望,想到這裡我的心就會很痛。
 
黃大說:吳大!我看你也不要搞什麼卡位押金了,像我在賣車我就沒有搞得這麼複雜,先收訂金的就先赢多單純啊!
 
我説:卡位押金確實是造成了我很多的困擾,有N次買家們都已經把車款全部放在我桌上,要求一手交錢一手交車,但這筆錢我卻不敢收,車也不敢交給他,原因都是出在卡位押金。
 
黃大説:我看你乾脆就廢掉卡位押金好了。
 
我說:很多人都認為我設卡位押金是在做飢餓行銷,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子,會跟我買車的,很多都是我的讀友,他們遍佈全省,如果不設卡位押金,那能買到車的幾乎都是佔地利之便的中部車友,那些住在全省各處的讀友,他們幾乎會買不到車,這樣對他們不公平,所以我才會設一個對我自己綁手綁腳的卡位押金。
 
黃大說:你這樣說也對。
 
>>>>
 
在晚上6:30,第一順位的終於讀到訊息了,也馬上傳了一個訊息給我,說他也是完全信任我,也是不看車直接轉訂金。
 
  
 
此時我的擔心我才放下來,但我的心痛還是一直持續著,因為我不忍另外兩個買家失望的心情。
 
從我設卡位押金開始,這種心痛我已經發生N次了。
 
每當有這種心痛時,我就想起以前我看過的一個故事:
有一位條件非常好的女孩,同時被三位男生熱烈追求著,這三位都是非常優秀也非常善良的男生,但最後面臨要嫁給誰時,這位女孩卻非常痛苦,因為不管嫁給誰,一定會傷到另外兩人,她不忍另外兩位所受的傷害,最後這位女孩選擇離開,選擇到國外留學,徹底斷絕與這三個男生的聯繫。
 
我的感覺跟上面這個故事有些雷同,但我不是小說中的人物,小說中的結局可以天馬行空,我是生意人,我必須面對現實,所以我有我的EQ可以去控制及調節這股心痛。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