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友在禾原修完車後要取車前,問我:禾原可砍價嗎?

  


我說:工單可以傳給我看嗎?能不能砍價這個我就不清楚。我的習慣是他跟我請款6.9萬元,我就是7萬元整數給他。


車友傳給我工單,我看完後說:我看了一下單價,就算能砍空間也不大了,跟給我的價格沒有差很多。

  


很多車友都知道我車都是給禾原整理的。


我跟他合作模式是:當一台原始車況的車我接手後,我會先開個約50公里試車,再來我會把車發現的問題寫在一張紙上,然後把它貼在車內的中央後視鏡上,我再把車交給禾原,請他把我寫在紙上的問題處理起來。


由於我跟禾原雙方保持著很高的信任,所以車交給他後,我只會去關心我車整理的進度,我幾乎不會去干涉他的處理過程,我也不會去問這個多少錢那個多少錢,我對禾原完全的授權。


而禾原也知道我整理車的原則,他在整理過程中,如果有發現其他的潛在問題,舉凡有關水路、油路、行車安全及牽涉一次工概念的零件,他也會主動幫我把他們處理掉,除非那個零件真的很貴,他才會請示我需不需要更換。


車整理完後,禾原會給我工單,我會仔細查看工單內容,如果有不懂的我就會問禾原。


那在結帳時,我的習慣是會把金額補成整數再給禾原,例如6.9萬多元,我就會整數7萬元給禾原。


那我多給禾原的那些錢,對比幾萬元的修車金額,根本不算什麼,但卻是可以展現我的氣度,當然包括我對禾原的完全授權也是一種氣度,這對雙方來說都是一種很好的感覺,這種感覺是無價的。


當然這種氣度是建立在雙方互相的信任下。



人生難得遇到知己,在事業上也是難得可遇到能互相信任的人,但我很幸運的我遇到了。


這個幸運也發生在我爸爸身上。我爸爸是個外交能力很強,很有領導力的人,但我爸爸沒受過教育不識字,他無法管帳。我爸爸為了做生意,必須要找一個識字及會會計的人來幫忙,於是我爸爸就找了我們的鄰居A來當合夥人,也幫忙管帳。


一直到我爸爸60歲退休,我爸爸與A合夥做生意20年。


在一次我們父子閒聊時,我爸爸就跟我說:爸爸我不識字,要做生意不會算帳無法度,所以我找了A來當合夥並管帳,A真的很忠,所以我也展現了我的氣度,我完全放權給他,我20年來沒有查過他一筆帳,如果你以後做生意,能夠像我這麼幸運找到一個可信任的人,記得要有氣度。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