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人/修車人

 

我在整理的一台休旅車,時速80公里以上時,右前乘客座處有一個似有似無的偶發性小雜音。

 

我前後已經在中投公路試車五六次以上了,我初判聲音是在右前的中控台裡面,所以我就把車開去禾原,請他幫我拆中控台抓雜音。

 

禾原從簡單的雨刷蓋板、引擎蓋蓋板開始處理,每處理一項就是要跑一趟74號快速道路試車,每試車來回一次就是一個小時。

 

後來禾原拆了右前中控台,然後打電話給我。

 

禾原說:聲音時有時無真的很難抓,現在我右前中控台都拆光光了,現在你來開車,我們去中投公路試車,你負責以時速80公里以上開車,我來負責抓雜音。

 

在還沒到中投公路的市區道路空檔。

 

我跟禾原說:謝謝你幫我抓這個小雜音,每試一次車你1小時就沒了,我認為抓雜音是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所以我建議你要設立一個抓雜音的收費規則,不然我覺得你會划不來。

 

禾原說:我現在都有再調整,我現在都跟要抓雜音的客人說,不管有沒有抓到雜音我都要收工資,但很多客人一聽到沒處理好也要收費,就都縮了。

 

我説:縮了就縮了你不要在意,以我所收集的經驗,市面上大部分的修車廠是不抓雜音的,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他們是不接的,大家都很會算的。

 

禾原說:可是我這樣講的這麼白,好像得罪很多客人。

 

我說:很多車友都跟我反應,說你態度比較冷淡,修車也比較有個性,有個性你聽得懂吧?但這些你都不要在意。我都跟車友說,禾原是個修車人,他不是一個生意人,他是用熱情跟專業在跟你修車,而不是用嘴巴在跟你修車,他不是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然後用心理話術把你捧的高高的生意人。

 

禾原說:叫我說那些彎彎曲曲的生意話,我真的說不出來。

 

我說:你就做自己吧!以你現在的生意量已經忙不過來了,如果你再做面面俱到,所有的客人都湊過來,你會做死的。客人跟你合得來就來,合不來就算了,你現在已經不缺那一塊了。

 

禾原說:老闆!聽你這樣講,我現在心裡有比較好一點了。

 

以上的對話,我不只是跟禾原說的。

 

我也把它獻上給全台灣對修車有熱情卻不善言辭,也擁有一張撲克臉的專業修車人。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