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感受

 

有車友說我賣車發明了兩個名詞:透明賣車及駕駛感受。

 

透明賣車,可讓消費者買的安心。

 

好的駕駛感受,可讓消費者故意繞遠路回家,會為開車而找理由開車。

 

我賣車都是參考駕駛感受的好壞來開價的。

 

有些人買車,會很在意是否換過鈑件。

 

有些人買車,會很在意里程數的高低。

 

但我賣車我很在意駕駛感受。

所以我賣車,除非車已經傷到主結構,不然我不會很重視是否換過鈑件。

除非車況不好,不然我不會很重視里程數的高低

駕駛感受是我賣車的新論點,你不一定要認同我的新論點,但你可參考我的新論點。

一台車如果他的里程數高又非原鈑件,但他的駕駛感受如同新車,這台車我絕不會低價賣。

一台車如果他的里程數低且又原鈑件,但駕駛感受不好,這台車我也絕不會賣高價。

同樣的,如果我今天開一家公司,一個小學畢業的員工,他的工作能力跟台大研究所的碩士一樣強,我的月薪就會給他81

如果一位台大碩士,工作能力跟小學畢業的差不多,那我給他薪水就是工讀生的月薪18

有人會說,我小學學歷跟台大碩士一樣薪水,這樣對台大碩士不公平。

也有人會說我里程數高的車,賣跟里程數低的車一樣價格,對少跑的車不公平。

這就是我的新論點,我是看你的工作能力,我不重視你的學歷。

我是看車的駕駛感受,我不重視車的里程數跟鈑件。

所以我才會說,你可參考我的新論點,但不一定要認同我的新論點。

一台二手老雙B,要整理到接近新車的駕駛感受,需要具備兩個條件:

一是車的本質要好,本質不好的車,大把鈔票丟進去了,駕駛感受的提升效果還是會無法突破。若真的要硬幹,可能會花上一筆高到不對稱的天價,才能夠把車整理起來。

二是整理的人要很有經驗跟耐心。

沒經驗你不知從何方向整理起,無頭蒼蠅只會亂修一通,誤修連連,花20萬元卻得不到一萬元的效果。

沒耐心,你無法在鎖定的方向中抽絲剝繭,你會錯過很多細節及臨門一腳的機會。

>>>

在這裡講到整理的經驗跟耐心,我就以我賣的一台二手賓士做例子。

這台賓士車我高速行駛在中投公路,我發現他的風切聲在時速100公里就會開始微小的出現。

依照我整理車的經驗,同路段、同車型,這種微小的風切聲是要到時速120公里才會出現,所以我的經驗告訴我,這台車的駕駛感受在風切聲上是異常的。

於是我把車開到台中知名的汽車裝潢店,我們一起去中投公路試車,初步判斷風切聲來自於車頂。

但此車無天窗,所以店家建議我在車頂棚內鋪上一層隔音棉。

於是我拆下頂棚填入隔音棉再去中投公路試車,風切聲異常還是存在。

第二天我把車開到一間專門做雙B鈑金的鈑金廠老店,老闆一起跟我到中投公路試車。

我一路以時速120公里奔馳,老闆則在車內的前座椅跟後座椅間,不斷地來回移動,就是要找出風切點。

但中投公路已經繞一大圈了,老闆還是沒有找到風切點。

於是把車開回鈑金廠,老闆很仔細的把全車的鈑金角度、鈑金間隙、各隔音膠條、防水膠條,都做完整的檢視,也都沒發現任何異狀。

最後老闆跟我說:抱歉!無解,沒幫到你的忙。

整理車到此我算遇到瓶頸了。

此時我想這個風切聲異常我不處理,消費者也不會發現,因為他們沒有經驗比較值,只要我不說,消費者就會被蒙在鼓裡不自知,他們會認為這台車是正常的,因為說實在的,對比國產車,此車還是非常安靜的。

但消費者們都是信任我來跟我買車,如果我隱瞞不說,我會認為我對不起他們,我內心會有個很強的疙瘩在,我不要活得這麼痛苦,所以我會明講。

也因為這台車的駕駛感受,無法達到我的要求,且我又明講,所以我會降五萬元來開價。

這是一台很棒的車,因為有了這個缺,我實在不甘心,當晚睡覺時,我還是放不下,所以沒有睡的很好。

於是在第三天中餐後,我決定土法練鋼。

我買了好幾綑膠帶跟一把剪刀,我把車開到中投公路,我把整車的鈑件縫隙、防水膠條縫隙、隔音膠條縫隙、車窗玻璃邊緣全都用膠帶封起來,不斷在中投公路來回奔波,交叉比對測試,終於在我用掉了4捆膠帶後找到原因。

你看!這需要多大的耐心。

當第4天我跟禾原說我找到原因時,他很感動的跟我說了一句話。

他說:老闆!在台灣賣車的沒人像你這樣,一點點的風切聲而已,也抓成這樣子。

我說:這台車本質很好,我不願意這台車留下這個缺,現在時速開到150公里了,也沒有風切聲。

>>>

當一台車齡10年以上的二手雙B,他的駕駛感受如同新車時,他的背後是車主用了很多心思來成就的。

所以當你的老雙B,你把車況顧的很好,顧到駕駛感受像新車,卻因里程數高被低估時,記得請來找我,我會用低里程數車的價格來跟你收購。

 

 

 

 

.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