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車友對我的鼓勵

 

照片截圖中的對話,是一位車友在2017828日晚上傳給我的,而我是在829日凌晨一點讀到這篇訊息。

1  

2  

3  

 

這位車友是在828日白天,車子發生了兩個問題,他用電話跟我求救,我大概指引了兩個大約的處理方向給他,他覺得對他幫助很大,所以晚上回到家發這訊息感謝文給我。

 

這位車友的二手賓士大約在一年多前買的。

 

他的車不是跟我買的,是跟車行買的,但這一年多來,他的軟性售後服務卻都是我在做的。

 

因為他在用車過程當中,我經常提供他汽修的資訊,及養車經驗的技術支援,讓他在養二手雙B的過程當中,他認為我當了他的燈塔功能。

 

他的車是一年多前以40萬元跟車行買的。

買後他有很多車輛資訊反映給車行,車行都無法給他安心的答案,甚至愛理不理,到最後不接他的電話,讓他覺得很無助。

 

直到他在網路上發現了我,從跟我聯絡的那一刻起,他不安的心自此才放下來。

 

他跟我說如果時間能再重來,他在車商看到這台40萬元的賓士車,他會請我去盤這台車,那能盤到多少價格就看我的本事。

 

然後把車丟在我這邊半個月,讓我去充分試車,把車要整理及修理的細項都寫下來,不用幫他修理,我只提供他整理及修理的方向跟原則,他願意再用50萬元跟我買這台車,讓我賺10萬元以上的利潤,因為他認為整個用車過程的那份安心,絕對值這個價錢。

 

以上這種例子不斷在我身邊發生,甚至有人願意排到第三第四個順位來跟我買車。

 

對於這種現象,有些對汽修知識非常強,甚至自己有能力DIY的人,會認為這些跟我買車的人非常愚蠢,也更認為這些人是被我集體催眠。

 

那至於這些人是認同我的理念,還是被我集體催眠,那我們就交給社會大眾去各自解讀。

 

但在這裡確實存在的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這些認為自己汽修概念非常強的人,你們的汽修經驗非常豐富,如同富人。

 

但很多從國產車升級到二手雙B的新車主,他們的汽車概念沒有你們那麼強,他們的汽修經驗非常貧乏,如同弱勢者。

 

富人與弱勢者本來就是對比非常分明的群組。

 

自古以來,大部分的富人都無法理解弱勢者要的是什麼,因為很難有對等的同理心。

 

同樣的這群汽修知識很強的人,你們很難了解到這些二手雙B的初嫩或中嫩新車主,他們為什麼跟我買車?

因為我提供他們一個最安心放心的買車環境,而且他們還要的就是一份安定養雙B的心,當在他們養車最惶恐的時候,需要有人陪他們一起走。


以上所提的這二個原因,我自認通通有做到。

 

有一群為數眾多的車友,不管是不是跟我買車的,當他們在養車最惶恐最需要的時候,是我陪著他們一起走,這一大群人跟我有很強烈的革命感情,他們就是你們口中所稱的:我的護衛隊。

 

有很多人也認為我在賣車,我都把我自己神化。

 

確實我不否認有些買家把我神化才來跟我買車。

 

也有車友很貼心的提醒我:如果要當神,你就要承受當神的壓力。

感謝你們,這句話我一直都放在心裡,所以我對於我賣出去的每台車,我都戰戰兢兢地做好我能做到的最好售後服務。

 

我也非常感謝把我神化來跟我買車的客人,我都把這句話當成是我的座右銘:
你們這麼百分之百信任我,我就應該對你們做出我200%最佳的售後服務。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