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賣車也賣到中毒了

 

很多車友買了二手雙B之後,經常會進維修廠,這種情形分成兩個情形:

 

一種是買到體質不好的車,狀況不斷,所以必須經常進修車廠修車,不然車就會不聽話,而你所花的每筆修車費都是救命錢,你不修的話車就跟你搞脾氣,這種修車就很痛苦,因為你花大錢又享受不到雙B的質感。

 

另一種是買到體質不錯的車,越開越滿意,然後想要讓車的質感回到像新車狀態,所以不斷進修車廠,想把這車進化到新車的感覺,這就好像我們花錢去吃精緻美食一樣,是人生感覺的一種提升,花這種錢是快樂的。我經常把車主對這種完美度不斷提升的心力付出,稱之為中毒現象。

 

其實我在賣車也犯了這種中毒現象。

 

對於一台體質不錯的車,動態行駛中有小雜音,或動態行駛有小缺失,我經常會花很多心力去把他們處理好。我要處理這些問題,有的是不用花錢,有的是需要花錢更換材料來處理。

 

對於需要花錢處理的小缺失,禾原都會建議我不要再花錢了,他認為賣二手車的沒有人像我這樣子在花錢整理的,而且那些小缺失買車客人也不一定發現,車整理的費用越多,我的利潤就越不划算,要我回歸到成本控制觀念,二手車就是二手車,它不是新車,要我留一些給客人去花。

 

禾原的這番話,我不只聽進去,我還牢記在心裡面。

 

但我每次在試車的時候,我都會定睛在那些小缺失上,它會不斷地往我腦海裡面鑽。我知道客人不一定會發現那些缺失,但我開過正常的雙B,我知道那些駕駛感受的差別,我實在無法忍受一台原本駕駛感受會更好的車,有這一些小缺失,我心中會有個很強的疙瘩,我內心會得不到平靜,到最後我還是乖乖地開到禾原把那些零件換一換。

 

我也把這種整理車完美度不斷地追求投入稱為中毒現象。

 

這種中毒現象,如果是自己要開的車子是OK的,但如果是要賣的車就犯了大忌,因為商品成本不斷升高,商品會不符合利潤導向的原則,因為一台車如果我整理了10萬元,但我卻無法把這10萬元完全加到我的商品售價當中,因為這樣售價會太高,車會不好賣,我頂多只能夠反映六萬元,我必須用利潤去吸收那4萬元的價差。

 

在商品成本與中毒現象當中,我經常在拉鋸戰,但如果我盤算我的利潤可以吸收那些價差後,根據我的統計,我最後有七成的比例都會向中毒現象投降,把那些零件換一換。

 

以我所賣的一台W203 C200K為例:

這台C200K是一台很棒的車,動力非常飽滿,操控非常靈活,但如果要非常嚴格來挑這台車駕駛感受毛病的話,應當就是前平衡桿橡皮了。

而這麼好的車有了這個微小的缺,我內心是有個疙瘩的,但這組零件我要不要更換卻讓我很猶豫,其原因有三:

.這是感覺問題不影響到安全

.這個駕駛感受的差別非常微小,客人一般都會發覺不到。

.我是生意人,如果我再更換下去,我就是走火入魔了,因為我已經把此車當成新車,或是我自己要開的車看待了,這已經超出生意人成本控制觀念的範圍了,雖然我對此車有非常高的熱情,但凡事還是得適可而止,二手車就是二手車,還是要留一些給客人去花。

 

而小改款的W203無法單獨更換這組前平衡桿橡皮,需更換整支前平衡桿。這支原廠的前平衡桿,修車廠的利潤加工資換到好的市價約8000元。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我經常在商品成本與中毒現象當中拉鋸戰,令我非常痛苦,最後我向中毒現象投降,認為算了還是把它換了。而我只能反應4仟元在車價上,我自己至少要吸收2000元以上的的價差,但我就把那份價差當作是廣告費來開這個版面。

 

其實我一直把賣車當成是我的興趣,我求精不求量,不管我整理的費用是高或底、利潤是多或少,當我開著我整理完駕駛感受很好的車去試車,體驗著那種故意繞遠路回家的感覺時,我內心就很快樂。

也或者車友來試車時,跟我說,吳大!這台車駕駛感受很好,是這台車比較特別嗎?當我充滿豪氣跟車友說,我的車每台駕駛感受都是這麼好,不然等下你也可以去試試我別台車看看。

等車友試完我的車後,跟我說,吳大!你的車怎麼每台都這麼神奇時,我內心的成就感就不是金錢所能衡量的,因為這就是我的本事。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