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車一世情

 

昨天有車友來找我,問我到底是要買E500還是E320的問題。剛好我在禾原有一台五個月前賣出去的賓士車在更換噴油嘴被他看到。

 

我跟這位車友說,這台車四支噴油嘴全換新的,車雖然已經過保固期一段時間了,但我還是跟車主負擔了四成的費用。

 

此時這位車友反問我說:吳大!你賣出去的車子有遇過客訴糾紛嗎?

 

我說:我透明誠信賣車,賣出去約二十多台車,沒有任何一台有過客訴糾紛。

 

車友又問:吳大!那你一直補貼修車費用,買車的客人是不是一直無限上綱?

 

我說:不!跟我買車的客人都沒有跟我無限上綱,也沒有主動開口跟我要過一筆錢,那些維修補貼,都是我自己心甘情願主動開口要給的補貼,這跟無限上綱是完全兩碼子的事。

 

以前我們在鄉下要選縣議員的時候,當選人都會跟我們說:一張票一世情!

 

今天我也可以同樣感受到跟我買車的客人,我對他們的感謝也是一台車一世情。

 

因為他們是給我極大的支持跟肯定,才來買我的車,而且我賣的車有一半的比例是客人完全沒來看車,就直接匯款訂車跟順利交車,甚至還有幾台車是連車都還沒來看,就直接把車款都匯給我,並且把身分證寄過來讓我去過戶,他們的看車日就是交車日。

 

客人給我這麼大的肯定信任跟期待,我絕對不能辜負人家,我應該以更高的標準來提供服務。

 

以我文章開始所提的這一台更換噴油嘴的賓士車為例

當時這對車主夫妻知道我剛進了一台賓士車,我連試車報告都還沒寫,他們就把訂金匯過來了,並跟我說了一句令我非常感動的話。

他說:吳大!我們夫妻想買台賓士車,但我們夫妻完全不懂車,我們無人可信,我們一切就全靠你了!

 

素未謀面的人,對我有這麼大的肯定信賴與期待,來跟我買這台車,對我來說這難道不是一世情嗎?

 

在我試車的過程中,發現油量表並不是很準,我推算是汽油浮筒的問題。我請禾原幫我把它換掉。

 

禾原再換的過程中,發現油箱內有很多的雜質,並跟我反應。

 

一般賣車的人可能就不理他,反正客人也看不到。

比較有良心的車商,會把油箱拆下來洗。

但用洗的我怕洗不乾淨,而且客人對我這麼信任,我要以更高的規格來幫他們把關,於是我叫了一個翻新的油箱來更換。

而且我也顧慮到之前的油箱雜質是否有傷害到汽油邦浦?

為了避免客人顧馬路的風險,我也把汽油邦浦跟汽油濾心也全部換新。

我更換了這些東西,花了我很多的錢,但我全部都自己吸收。

 

本來我也想把噴油嘴全部更新,但考慮到更換費用不便宜,且噴油嘴當時的狀況也很好,再來油箱的雜質已經由汽油濾心擋掉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噴油嘴掛點,車只是比較難開並不會顧馬路。

基於以上原因,噴油嘴後來我就沒有更換。

 

在我交車約三個月後,車主在一次長途旅行中,聽到車內有偶發性的風鳴聲,雖然不常出現,但車主怕有危險性,於是從台北開到禾原檢查。

因為聲音是偶發的,只能留車檢查,然後我再開著我的Z4,載車主去烏日高鐵站搭車回台北。

 

禾原也很認真的試車,我估算可能用掉了400元的汽油錢後,終於聽到那聲音,那個位子就是汽油邦浦的地方。

 

禾原就跟我說:老闆!那個聲音好像是從那兩個全新的汽油邦浦跟濾心中,其中一個發出來的。

我說:那就從比較便宜的汽油濾心先換起(其實也不便宜. 本錢要2千多元)

 

更換完後再重複試車那聲音不再出現。

哎!搞什麼鬼,全新的汽油濾心會發出異音. 難道是我太幸運了嗎?

 

不久禾原又打電話跟我說:老闆!這台冷媒壓力有比較低,可能有漏冷媒。

 

其實冷氣冷媒不足是不在我的保固合約中的,但此時我內心卻有不同的想法,首先車主的三天旅行,因車出現了異常的風鳴聲,可能心情多少都有些受到影響,我內心對他們是有很強的抱歉心態。再來這位客人是非常好的客人,也非常信任我,我很感謝他這麼信任我。我也一直思考,我能再為他多做些什麼?

 

於是我決定了,我請禾原把漏冷媒部分修復起來,費用我負擔一半,這筆錢我又花了4000多元。

 

對於某些生意人,經常會利用客人對他的信任,不知感謝,反而還大大的咬客人一口,這樣的作法不符合我的信仰。

我的信仰是我賺取我認為應該賺取的利潤,但我不會利用客人對我的信任,去設計他並咬他一大口,我反而會很感激客人對我的信任,然後對商品的服務,我會加倍的回饋給客人。

 

幾天前這位車主在苗栗緊急打電話給我,說他車子抖得很厲害。

我說考耳可能壞掉了,你附近先找修車廠更換,更換考耳是修車廠的基本功。

車主就在苗栗就地找一家修車廠更換考耳。

結果修車廠老闆說考耳沒有壞,是供油電腦故障,苗栗沒有維修能力,看車主是要回台北修理,還是就近南下台中修理。

 

由於南下台中較近,車主決定把車開到禾原,然後我再立刻載他去高鐵站搭車回台北上班。

 

禾原檢查後結果是第三缸噴油嘴故障,但他也跟我反應4支噴油嘴都有點髒。

 

噴油嘴本來就是消耗品,二手車沒人在做保固,而且這台車也超過保固期兩個月了。

 

但此時我內心也是一樣,又有不同的想法。

噴油嘴本來在我整理車時,就有動念要更換。再來這麼好這麼信任我的客人,我很感謝他。

 

我心中馬上做了決定。

於是我打電話給車主說:噴油嘴壞了一支,那其他三支有點髒,有人專門在用超音波洗噴油嘴,費用一支幾百元,但我擔心洗完會有噴油嘴滴油問題,會讓冷車不好啟動,還是噴油嘴4支全部換新,我補貼四成費用。

 

車主也同意全部更換,這一補貼我又花了六七千元。

 

第二天我去禾原巡視修理進度。

禾原又跟我說:老闆!有夠扯的,噴油嘴叫四支全新的,居然有兩支是故障的。

 

我聽了之後心裡非常沉重,怎麼又是新品瑕疵,車主怎麼這麼幸運,新品這樣的品質,我怎麼放心把車交給車主。

 

我就跟禾原說噴油嘴重新叫貨,更換完後,我車要開出去測試兩小時,我確認供油狀況無異常後我才敢交車。

 

我今天下午特別撥出兩小時去市區一直繞,確定供油正常了,我心中的石頭才放下來。

 

其實我不只很用心的在把關我要賣的車,我內心也一直在默默關心我所賣出去的每一台車。

 

因為每一台車都是一世情啊!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