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有在賣車,但經驗交流的本意我不曾改變

 

依照常理判斷,我想很多車友會礙於我在賣車,而不好意思來交流。

 

我在此強調,生意歸生意,經驗交流歸經驗交流,這是公私很分明,完全兩碼子的事,若因賣車失去交流,絕非我的本意。

 

我兩年前開始在網路分享經驗時,是基於一種興趣而樂於分享經驗,這是我原本的出發點,至於賣車則是後面才臨時加進來的。

以我來說,經驗分享是我的興趣,那是發自內心最底層。而賣車是一種商業利益,利益是一種目的,它不像興趣可以深入我內心的最底層。也就是說利益無法取代我的興趣,但興趣卻是可以支撐我走在正派賣車的這條路上。所以興趣交流跟賣車,我兩樣都會平行兼顧。

若因車友認為我在賣車,而不好意思來交流,那就有違我交流跟賣車平行兼顧的原則。若是這樣,我內心是不舒服的。

 

很多車友都知道,如果想買的車地點不要離我家太遠,我有在幫車友看車,或是車友會把剛買的車開來給我鑑定,但更多車友疑問我是不是要收費?如果不收費,我的目的何在?

我是不收費的。

至於目的為何?我想就是挑戰興趣成就感的那份動力。這份動力也可比喻在民間無支薪的救難人員身上,他們要的就是找回一位寶貴生命的成就感,若用金錢目的來看待這些救難人員,那就大錯特錯了。

 

那這種幫忙看車或鑑定車的經驗交流,會不會因我賣車而改變?

答案是不會改變。因為這不違反我交流跟賣車平行兼顧的原則。

但其中有一項幫忙看車的細節,在我賣車前跟賣車後會不一樣,那就是我會提供價格意見,但我不會介入車友與正派車行間的議價過程,在此之前我都會幫車友議價。

 

因為我的做事原則就是講求同理心。

我可以同理車友買到邪派車行或嚴重瑕疵車的痛苦。

同樣地我也可以同理到正派車行經營跟獲利不易的困難。

以我現在有在賣車的立場,也顧及到雙方的同理心,我不能完全傾向在消費者這邊的權利。

 

所以在幫車友看車時,我會盡量用我的經驗,幫忙鑑定是否為正派車行、正常車況,以及保護車友的交易風險。

一旦確定正派車行、正常車況,及確保車友交易風險後,我會向車友提出我的價格意見,至於議價過程就由車友跟車行去談。

當然以我的經驗,我可以大概估算出正派車行的進車成本大約是多少 (因為我是天書會員),但我卻判斷不出一家正派車行的管銷,以及堅持那份道德所需要的利潤是多少。

至於成交後,車行有沒有給我紅包,那不是我在意的,因為我要的就是那份挑戰興趣的成就感。

 

以上是我的觀點,歡迎各位指正與繼續互相經驗交流。

 

 

 

 

 

全站熱搜

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